人体艺术
  返回首页 | 人体外拍 | 室内人体 | 人体棚拍 | 人体彩绘 | 人体绘画 | 拍摄花絮 | 摄影技巧 | 摄影装备
 
 您现在的位置: 优优人体艺术 >> 艺术图片 >> 摄影技巧 >> 正文
艺术与道德:关于人体艺术在中国的试探和突围
关键词:人体艺术摄影    日期:2010-6-8 11:41:04 相关:青春气息少女姊妹人体

  美专的第一位女性模特儿出现在1920年,刘海粟几经周折终于聘请到一位白俄姑娘,此后,上海、北京的美术机构也开始使用人体模特。这使得刘海粟欣喜地以为人们已经接受了人体艺术,但他显然过于乐观了。不久他的学生的展览便遭到查封,类似事件不断发生,报刊上连篇声讨、展览馆外人们的指指点点、在人体作品前观众的快步走过,再加上当时上海流氓搅起的一股淫秽浊流,使人体艺术在普通民众眼里完全扭曲,刘海粟和他的美专被置于一片骂声中。

  最为凶险的一次,是1926年,上海县知事危道丰邀请其日本士官学校时的同窗、“五省联帅”孙传芳出面干预。在刘海粟据理力争得罪孙传芳后,孙恼羞成怒当即发出通缉密令,并要封闭美专。之后,危道丰又把刘海粟告上法庭。

  最后终经康有为、沈恩孚等多方舆论支持,才使这场持续十年之久的人体艺术风波得以止息。上海美专的人体写生继续进行,人体模特儿与裸体艺术总算在中国站住了脚跟,但这一切也只是局限于艺术创作与研究的范围之内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 试探民间“合法”性

  人体艺术在中国的“合法”空间的探索,既包含着社会的宽容度也依赖于艺术家个体意识的独立。在文革及文革前的一段时间,这种空间是不存在的。尽管毛泽东曾经两次批示人体模特对于艺术的必要,但在1978年之前,人体艺术基本没有其存在空间。

  这样一直持续到1988年。这一年不但出版了中国第一部裸体艺术专著《裸体艺术论》,而且发生了一个大事件,即北京油画人体大展在中国美术馆公开展览。

  其实早在70年代末,便已经出现了表现人体的美术作品,如唐大禧的《猛士》便以裸体女英雄的形象来歌颂张志新烈士,袁运生为首都机场创作的壁画《泼水节——生命的赞歌》里也有少女沐浴的情景。之后,在北京油画研究会、星星画会等美术团体举办的展览中也多次见到人体题材作品。这在当时均引起了不小的争论。《泼水节——生命的赞歌》还曾因此一度被遮盖,成为国内外新闻热点。不过,这些讨论大部分还是发生在艺术创作与批评的小圈子内。

袁运生创作的《泼水节——生命的赞歌》

  1988年12月22日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了“油画人体艺术大展”,这是中国第一次举办人体专题画展。这次展览是由中央美院油画系葛鹏仁等20多位教师策划举办的,其中还邀请了靳尚谊、詹建俊等几位老画家。也因为这次大展,1988年成为中国人体艺术最为辉煌的一年。

  葛鹏仁表示,“我们没有想到画展开始后会有那样大的影响。当时的想法非常简单,举办展览的契机也很偶然,所有的工作都是想一步做一步,有点类似于艺术创作时的突发奇想。”
 
  事实上,文革结束后不久,各美术院校就恢复了人体写生课,相关作品的展出也经常举办,尽管没有举办过以人体为主题的专题展览,但无论是总策划者葛鹏仁,还是受邀参加画展的靳尚谊,都以为这只是一件艺术圈内的事。没想到,展出的18天中,约有22万人拥至中国美术馆观看了这个展览。

  摄影批评家刘树勇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盛况,在门口排队买票等待入场的长龙曲折蜿蜒,“足有一公里长”。很多出差来北京的人,听说这样一个展览,都特意赶去看这个从没见过的“西洋景”。

  1989年1月31日《北京青年报》报道,“(观众)不由自主地集中在二楼西厅内靳尚谊、杨飞云、孙为民、王征驿等人的写实作品前,严肃地沉思,其中的认真者,鼻尖与画面的距离仅尺寸之遥;然后转入东厅,在通过孟禄丁等大的抽象作品时脚步加快……”

上一页  [1] [2] [3] [4] 下一页

 
  • 上一套图片:
  • 下一套图片:
  •  
     
    栏目推荐  
    普通图片 人体摄影的艺术评价标准
    推荐图片 解密:照明设计与人体艺术摄影结合
     
    本站推荐  


     
    网站地图 人体艺术摄影